资本聚光灯下,共享KTV难言的“困局” | 资本智库

摘要: 娃娃机,迷你KTV,VR体验馆,堪称商场三大标配神器。

10-31 22:25 首页 天使茶馆

“娃娃机,迷你KTV,VR体验馆,堪称商场三大标配‘神器’。”一家地处商业中心的大型综合体负责人告诉懂懂笔记,在过去的这几个月里,几乎所有的综合体都“标配”了这三种“设备”。其中,以迷你KTV的新增数量最多,他表示,“如果现在有哪家综合体找不到迷你KTV的,那么这家人气一定很差。” 


在共享经济如火如荼的当下,迷你KTV也搭上了共享经济的班车,同时由于抓住了互联网时代碎片化娱乐的消费需求,最先做共享KTV的友唱、咪哒等已经获千万融资。此番盛景不禁让人产生这样的疑问:共享KTV应该很好赚钱吧,不然为什么会有人大量投放?


“其实迷你KTV没想象中赚钱,甚至比娃娃机还差。”早在2017年初就购买并投放了了多台迷你KTV的陈先生告诉懂懂笔记,他一开始也都看好迷你KTV,但机器投放市场之后,他才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而且在圈里了解到的情况都不乐观。或许这位“共享经济”大潮中的娇子,很快就要摸到“天花板”了。


按理说,各大迷你KTV品牌商在纷纷融资,“名利”双收的背后,却有一帮“经营者”和“代理商”在叫苦不迭,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1.

“地利”大于“天时”,迷你KTV普遍收益低


“现在迷你KTV市场有三种模式,分别是购买、代理、自营,最早出现的就是整个设备购买这样的模式。”陈先生告诉懂懂笔记,早在年初,迷你KTV刚火起来的时候,他就花了十多万买了四台迷你KTV,分别投放在某一线城市的两个大型综合体内。“每台的占地面积大概在1.5平方米左右,一开始每天要付(购物中心)350块钱的租金和管理费用。”


自从投放了这四台迷你KTV后,陈先生每天都会在两个综合体之间多次往返,查看设备、机器的运作情况。但他渐渐发现,“投资”迷你KTV显然不像商家说的那么好。


“购买的时候,厂家说如无意外,放在商场里的机器一天能产生300~500元不等的收益,可是我自己的(投放)却每天都出‘意外’。”陈先生表示,他所投放的两个大型综合体,在中心区域的这个,每天可以产生200~300元的收益,而投放在新区另一家综合体的迷你KTV,每天仅仅只能为他带来几十块钱收入。


“买机器花了十万多,然后现在的收益刚好抵每天的租金,别说每天的油钱了。根本没啥赚头。”陈先生无奈地说。


“每天我们公司的人都会巡视一遍,但发现很多时间都是屋子都是被占用的。”吴经理告诉懂懂笔记,就算放是综合体一楼的迷你KTV,也并不是每时每刻都能够供客人使用,很多时候还有一些乘凉的、逛超市的人占用休息,“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只能想办法想让他们离开,即便做法不大妥当。长时间占用,会让很多真的有K歌需要的客人没办法使用,对于我们来说是一大损失。”


他表示,越是投放在人流密集的区域,占用迷你KTV的“闲人”就越多。


在一家大型综合体一楼蹲守了几天后,懂懂笔记发现这里吴先生所投放的每个迷你KTV,基本上在午间和傍晚都会被经常占用,有的是在里面休息,有的在闲聊,更有一些中学生在里面做功课。看到经常丢弃在里面的饮料瓶、口香糖等杂物,设身处地去体味一下吴先生的感受,的确是“无可奈何”。


看似风光的迷你KTV,其实能够实现盈利的并不多。虽然商家研发出来这样一种新颖的消遣方式,但作为一个新鲜事物,在投放的过程中总会遇到诸多问题,除了所选择的区域影响机器收益之外,放置地点还要受制于商业场所的各种限制和“潜规则”。加上人为的“占用”和“损坏”,更导致了迷你KTV无法发挥其应有的价值。


2.

维护投入不足,“人和”这最后一块儿也快没了


刚从某大型Shopping mall一层迷你KTV走出来的杨女士显然很不高兴,在和懂懂笔记的小伙伴交流时,她表示跟朋友团购了旁边一家餐厅的晚餐,但因为还没到时间,就想着先到迷你KTV“消遣”一下。


“等人也好,等吃饭也好,(迷你KTV)的确是能让人消磨时间,而且娱乐消遣,但是在给钱之前,没有发现有的设备无法启动,给了钱之后才发现麦克风损坏了,根本没有声音,总不是为了十几块钱‘维权’吧。”她气愤地说。 


对此,吴经理似乎显得不以为然。他表示,因为迷你KTV是长期放置在综合体等公共场所,加上有许多人不自觉地总把迷你KTV当成“休息间”,毁坏设备的情况屡见不鲜了。“单单话筒,每一两个月就会坏掉一个,那个顾客(杨女士)是凑巧吧,还没检修到。”他双手一摊。 


显示屏、麦克风、耳机、桌椅成了经常被毁坏的设施,虽然不同的厂商对于设备毁坏也有一定的赔偿规则,但吴经理告诉我们,“索赔”的成本太高,也困难。所以许多都是承包商或者代理商都是自己掏钱维修的,这无疑也是一笔不小的投入。


在知乎上一项关于“不愿光顾迷你KTV”的调查中,设备损坏已经成为网友们最为诟病的问题,而其次便是迷你KTV的卫生问题,也的确令人堪忧。



“每天有多少人用嘴对着话筒‘喷’过,上面所能滋生的细菌难以想象,对于我们来说只能每天消毒,然后再给消费者分发一次性的话筒套。”阿亮表示,话筒的卫生问题作为量贩式KTV都难以解决,所以在一直在公共场所摆放着的迷你KTV更是堪忧。


而维护不当、卫生不佳,恰巧已经成为了消费者越来越不愿意在碎片化时间“光顾”迷你KTV的重要因素。对于代理商和经营者来说,这很可能是一个“死循环”。


对于这个“死循环”的问题,陈先生在沉思了一阵儿后甩出一句,“最赚钱的还是品牌方,一个个都是甩手掌柜。”失意之情令人深思。


3.

品牌嗅到了“资本”的味道,经营者却摸到了“天花板”


“我能花20块钱,包时段到凌晨或通宵唱K,为什么要花12块钱来这个地方唱一首歌呢?”有不少网友在微博上抱怨,迷你KTV现在越开越多,而且千篇一律,一切都是自助的,并没有提供任何增值服务,还不如去真正的KTV唱得痛快。



但阿亮强调,实体KTV之所以进入低迷期,是因为“新鲜”劲儿过去了。曾几何时,在KTV呼朋唤友是年轻人休闲娱乐的首选,只是随着娱乐项目多了,KTV行业自然就面临着其他娱乐产业的竞争。


说低迷,不如说回归理性发展。


迷你KTV的天花板不高,一套影音系统,一个触摸屏,两副耳机两个话筒,一台空调,装在了一个“盒子”里,通上电通上网这个迷你KTV就诞生了,但也正因为“门槛低”,这个行当现在正上演着“百团大战”。


“共享经济本身就是一项创新,但是迷你KTV真的很难想象有继续创新的空间。”现阶段所有的品牌“玩家”都是在外形、音质、设备上下功夫,优化再优化,但除此之外,很难想到有更新的创意可以为迷你KTV“赋能”。


往前一步“社交开放”是量贩式KTV,往后一步“录播分享”则成了在线K歌软件。在部分厂商纷纷融资扩张之后,留给“共享KTV”经营者和代理商的无疑是难言的困境。


来源 | 懂懂笔记

  • 括股东会员、黑金卡会员、金卡会员和普通会员,目前已服务会员超过2000人。

  • 会员服务包括:来自300位一线投资人导师的知识分享、每年500个优质项目推荐、50场线上线下交流活动、以色列/硅谷国际游学、基金及母基金投资合作等。

  • 会员咨询、优质项目推荐及业务合作请联系:茶小二(微信/电话:18301366026)


徐小平 | 蔡文胜 | 罗明雄 | 薛蛮子 | 桂曙光 | 阎焱 | 童士豪 | 熊晓鸽 | 李竹 | 张颖 | 王刚 | 汤旭东 | 罗茁 | 刘小鹰 | 朱啸虎 | 吴世春 | 黄明明 | 王利杰 | 刘国炜 | 钱中华 | 董占斌 | 陈玮 | 刘凡 | 郑兰 | 章苏阳 | 肖冰 | 王浩泽 | 成妙绮 | 李浩 | 王求乐 | 刘芹 | 高燃......



首页 - 天使茶馆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