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集||生活在海边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摘要: 我在海边长大不会游泳很奇怪吗?

10-30 20:17 首页 海洋与渔业杂志

前段时间,汕头南澳岛的一个渔民出海打渔时捕到一只一米多长的棱皮龟,几人只是将这只误捕的大海龟冲洗干净,又重新放回海中,丝毫没有动“卖了换钱”的念头,院长特别想为这几个渔民点赞。

跟身边几个小伙伴说起来,他们说,长在海边,对这些海洋生灵,都会心怀敬畏,当它们是吉祥和幸运的象征,碰到了也不会伤害的。


于是,我突然想征集一期从小生活在海边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我是大朋不是大鹏”说,我在海边长大不会游泳很奇怪吗?简直承包了我一天的笑点。


关于吃

 “贝壳是用来煮着吃的,不是摆着看的”

 

蓝色舒入法:

别人可能认为我们天天吃海鲜,实际上我们真的天天吃海鲜。

 

Lisa姐的通讯录:

亚热带的海很多椰青,旅客喜欢,常在海边的人就觉得真不怎么好喝。

 

尼克船长的猫:

淡水鱼没有味道啊,为什么会有人喜欢吃?海鱼多好。

 

鱼有荣焉:

一天三顿鱼,外地的同事问我为什么要顿顿吃鱼,我也想问他们,为什么不?

 

阿珠:

小时候我们会抓小鱼喂大鱼,下潮的时候去打蚝,割紫菜。更小的时候我妈不让我去码头边,怕掉下去吧,太危险。(院长:抓小鱼喂大鱼,听起来好残忍。

 

猎三:

贝壳是用来煮着吃的,不是摆着看的。



其他日常

我家不潮我家不潮我家不潮!

 

洋洋养杨杨:

我家不潮我家不潮我家不潮!

说三遍也改变不了别人对我的同情。其实,如果来自我大广东,在不在海边住,对潮湿的感受区别不大,如果你从哈尔滨来我家住,我说不潮你可能会打死我。(院长:既然知道要辩证的看问题,还说三遍干啥,哈哈哈。)

 

我是大朋不是大鹏:

我在海边长大不会游泳很奇怪吗?我就想知道东北人都会滑冰吗?山西人都会挖煤吗?

 

Yang

有一种黑叫“原来你是海边长大的”

 

海豚有海:

其实未见到海的时候总觉得海浩瀚,见到了还是不相信海就是那个鬼样,明显一点也不蓝。(院长:这里好像乱入了海边观光团。)

 

舒舒:

家在海南,去海边基本是数人头的,海里面跟下饺子似得。也可能我放假回家的时候,正好赶上全国人民都放假回我家。

 

她是红色他是毛毛虫:

你家天天吃鱼吗。我:差不多

你见过台风吗。我:见过

你是不是能天天见到比基尼美女。我:???

 

Nimo要减肥:

无论去哪的海边玩,一定会整理好自己的垃圾,潮一退,也会把能看到的垃圾带走,因为从小长在海边,有感情

 

以及

来自广东海洋大学小小茵同学乱入台风回忆:

15年国庆湛江那场大台风,全市停电,很多人来湛江旅游,走也走不了,交通瘫痪,电话打不出去,网络用不了,只能发短信,学校断水断电,校道两旁的树都倒了,路不能行,我们只能接消防栓里面的水,后来那个水也接完了,就去商店买纯净水,没有熟食,只能吃干粮。

躺在床上,风刮着玻璃,我们在室内耳都鸣了。

窗户玻璃很多都吹坏裂开了,我们救了前门救不了后门,门栓坏了,我们是把两条浴巾绑紧,绑到两张床相连的支架上,因为是一张的话,都被拖动了。

实验室是不能断电的,因为很多试验品要在—80℃的冰箱保存,后来没办法了,用柴油发电,后来,柴油也没了,损失惨重……

广东海洋大学的校牌号吹没了,然后海大终于火了一把,段子手在网上说捡到了请归还,后来朋友问候时,第一句是你还活着吧,第二句是广东海洋大学这六个字捡回了几个……

台风前和台风后


手机没电,出门都带充电器,找能蹭电的地方,后来有一个剧组《烈火海洋》去海大图书馆拍摄,用柴油发电,我们厚着脸皮去蹭电。

我们班的老师怕我们无聊,给我们带来了一包蜡烛,漫漫长夜,我们就点着蜡烛,打斗地主,拿起搁置已久的书看,玩真心话大冒险。


文章转自:水产大院



首页 - 海洋与渔业杂志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