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幼杂鱼,能否解近海无鱼之困

摘要: 近海无鱼的出路到底在哪?靠海吃饭的渔民说,“船少一点、网眼大一点,让小鱼长大再捕,就不愁没有好鱼”;渔业资源研究者说,“使用替代饲料,或是生态养殖,任何鱼虾的养殖都可以实现使用‘零’鱼粉饲料”。

10-30 16:51 首页 海洋与渔业杂志

2016年8月到12月,周薇把大部分时间花在了港口上。她和同事去了全国8个最主要渔业省份的22个港口,采集了80份幼杂鱼样品。7月31日,周薇所在的环保组织发布了《中国海洋幼杂鱼捕捞现状及对中国可持续渔业发展的启示》调研报告。

全国最主要的作业类型——拖网渔船的渔获物中,幼杂鱼大约占到一半比例;幼杂鱼捕捞行为极大破坏海洋渔业资源,对已遭过度开发的经济鱼类带来更大捕捞压力。

——《中国海洋幼杂鱼捕捞现状及对中国可持续渔业发展的启示》

“我们觉得,要改善我国近海渔业资源衰退的现状,必须提高对幼杂鱼捕捞的重视程度。以幼杂鱼为切入点,理顺‘养捕关系’,进一步完善、落实相关管理制度,将之作为解开多年过度捕捞‘症结’的突破口。”作为调研负责人,周薇表示。

拖网渔船渔获近一半是幼杂鱼

幼杂鱼,体型小、商业价值低,它们通常是渔获物中被挑选后剩下的,主要做饲料用途。

但是,幼杂鱼中不仅有非经济鱼类即饵料鱼,还有经济鱼类的幼鱼。

调研发现,在80份幼杂鱼样品的218个鱼类品种里,96种为食用经济鱼类;食用经济鱼类的个体数占到样品中鱼类总数的38.7%,食用经济鱼类中,约75%是尚未发育成熟的幼鱼。

“而且,样品中多次出现了增殖放流物种的幼体,增殖放流工作的效果,很可能因为大量捕捞幼杂鱼而打折扣。”周薇说。

在上海海洋大学水产与生命学院博士张文博看来,这一数据并不意外,我国近海渔业资源衰退已是事实。他告诉科技日报记者,捕捞大量经济鱼类的幼鱼,是对资源的严重破坏,而对那些经济价值低、无法为人类食用的小型饵料鱼,也需要对其进行资源评估,确定适宜的捕捞量。

毕竟,若饵料鱼捕捞过多,海洋中的大型鱼类也就失去了食物。

浙江海洋学院水产学院的一份论文曾指出,我国已经成为大量捕捞小型低值杂鱼现象较为突出的国家之一。“短期内以杂鱼作为养殖饵料有可能提升养殖产量和经济收入,但从长期看,以牺牲大量经济种类幼鱼的潜在价值而换得的养殖收益,也可能是得不偿失的做法。因此,低值杂鱼的捕捞强度以及捕捞与否的问题需要我们进一步论证。”

养殖端和捕捞端要共同发力

大部分幼杂鱼进入了水产养殖业,它们或被直接投喂,或被制成鱼粉、鱼油。

通常来讲,生产1公斤肉食性鱼类,一般需要消耗1至7公斤幼杂鱼作为饲料投入。2014年,我国水产养殖业消耗的海洋渔业资源中的717万吨,来自国内捕捞。

幼杂鱼确有一定商业价值,但它作为饲料的市场价格仅为人民币1-4元/公斤,周薇和同事对样品中的3份食用经济鱼类的成鱼售价进行估算,发现其增值潜力至少为10倍左右。

“少部分水产养殖品种依然高度依赖幼杂鱼的直接投喂。”张文博说。其实,大多数水产养殖品种已经开发出专用的配合饲料,也取得较好效果。张文博认为,水产养殖对渔业资源的使用效率还有较大提升空间。“我们还得进一步加强对营养饲料和养殖模式的研究,积极进行新的养殖技术的推广,帮助广大养殖户转变观念。”

农业部制定的“渔业‘十三五’规划”提出了“计划到2020年将海洋捕捞产量减少到1000万吨以下(目前含远洋共1500万吨)”,为渔业管理转型指明了方向。

上海交通大学特别研究员曹玲看到了政策提供的机遇。“为遏制资源的进一步衰竭,应加强渔业资源的数据收集和调查评估,建立以科学为基础的渔业管理新制度。”曹玲说。

周薇建议,在捕捞端,将幼杂鱼保护作为完善渔业资源总量管理的切入口,在养殖端,将幼杂鱼保护作为实现可持续水产养殖转型的着力点。“整个调研过程中,我一度心情沉重,‘近海无鱼’不是危言耸听;但危机中又有转机,如果小鱼能够长大,就是对渔业资源的很好补充。”她说。

2016年12月17日,山东石岛,一条幼年褐菖鲉被卡在网里。褐菖鲉又名“假石斑鱼”,是近海常见的食用鱼类,肉质鲜嫩味美。重量2两以上的的褐菖鲉可以卖到30元/斤,而这条褐菖鲉用作饲料只能卖到最多1元1斤。

2016年12月17日,山东石岛,工人在码头上卸货,渔获几乎全是手指粗细的小鱼。现在,石岛所隶属的荣成是全国最主要的鱼粉制造地,而制造鱼粉的主要原料之一,就是这种体形小、价值低、种类杂的小鱼,当地渔民称为“饲料鱼”。

饲料鱼不光是最近、也不光是只在黄海海域出现。图为2014年10月16日,东海海域一条拖网渔船的一网渔获,除了一条成年带鱼,其余都是饲料鱼。拖网是中国最主要的渔船类型,每年捕捞量约占中国海洋总捕捞量的一半。

2016年12月18日,山东石岛,渔民正在整理渔获物。近海的小船出海一次,一般可以带回一、两百斤渔获,需要多名工人花费近一个小时,把值钱的鱼虾从杂鱼、垃圾、海草和破渔网中分拣出来,剩下的饲料鱼就被鱼粉厂买走了。多年来,渔民和鱼粉厂已经建立了稳定的供给关系,渔民捕捞的饲料鱼,通常都会固定地卖给同一家鱼粉厂。

2016年12月17日,山东石岛码头,除了正在装车的饲料鱼,还有正被当做货物卸下的鲨鱼尸体,这些鲨鱼将主要被用于加工鱼翅。渔获中的鲨鱼大多来自渔船的兼捕,据估计每年捕捞量在1万到1万5千吨左右,这些对鲨鱼种群来说都属于非必要性死亡。

2016年12月15日,山东石岛的一家鱼粉厂内,绿色和平调研人员正在检查一块鱼板,在里面看到了大量有食用价值鱼类的幼鱼,包括带鱼、黄鲫、鲐鱼。中国自1954年开始生产鱼粉,当时只有上海鱼品厂和青岛海洋渔业公司水产品加工厂设有鱼粉车间,鱼粉主要是为了处理掉加工鱼品的下脚料、变质鱼和低值小杂鱼虾等的副产品。但随着近海渔业资源状况的恶化,渔获物中饲料鱼的比例越来越高,鱼粉厂的规模也越来越大,并逐渐发展成为一个完整的产业链。

2016年12月15日,山东石岛的一家鱼粉厂里,机器正在把一块块由垃圾鱼冻成的鱼板打碎,对原料进行前处理。除了使用分不清种类的垃圾鱼,山东的鱼粉厂也大量使用鳀鱼作为原料,这种俗称“离水烂”、“老眼屎”的银灰色小鱼是鲅鱼、带鱼的主要食物,过去根本入不了当地居民的眼,更别提拿来吃。然而,随着野生鱼类资源衰退,养殖业逐渐兴旺,鳀鱼成了做鱼粉最好的原料,也开始成为当地渔民捕捞的对象。

2016年12月16日,山东石岛,女人们在码头边织补渔网。为了更好地管理渔业资源,我国出台了一系列渔业管理规定,包括规定禁渔期、禁渔区、渔网网眼的尺寸、准用和禁用渔具的类型等,但对饲料鱼的捕捞和交易缺乏系统性的管控。

2016年12月,山东石岛,渔网里的两条小鱼。近海无鱼的出路到底在哪?靠海吃饭的渔民说,“船少一点、网眼大一点,让小鱼长大再捕,就不愁没有好鱼”;渔业资源研究者说,“使用替代饲料,或是生态养殖,任何鱼虾的养殖都可以实现使用‘零’鱼粉饲料”;关心海洋的艺术家说,“我们如果不是仅仅把海洋看做我们的食物来源,其实,海洋可以给我们更多”。


来源:科技日报  绿色和平


首页 - 海洋与渔业杂志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