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荐||为什么中国的男公知们一碰女人就崩塌?

摘要: 公知男们不知道在媒体上如是说是性别歧视,是丢人现眼,是不尊重女性,甚至是冒犯了女性。

10-29 16:19 首页 蓝小姐和黄小姐


《许知远调戏俞飞鸿初夜》这样惊悚标题的微信贴,前几天由我各路女朋友们发给我看。



这是咋的啦?我上网搜索,结果是:


  • 我第一次知道有个节目叫《十三邀》,认真看完了马东、俞飞鸿和罗振宇的访谈,并决定以后不再看了。


  • 我第一次认真看完了一集《奇葩说》,并决定以后不再看了。


  • 许知远成了为纸媒时代唱挽歌的九斤老太。


  • 知道了跟我一样1968年生人的马东,活得通透,许知远的功能就是反衬他。

 



许知远,俞飞鸿我都见过。

 

在全职做心理咨询师之前,我的职业身份是媒体人,2001年初开始在ELLE杂志任编辑部主任,在时尚杂志圈一干就是10年,历任主编出版人等,同时也给很多媒体做撰稿人,如《新周刊》《三联生活周刊》《南方周末》《新民晚报》《FT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站。


许知远也是这些媒体的重要撰稿人,于是就有了交集。



十几年前第一次见许知远好像约在一个咖啡馆,令我印象深刻的一是他的长相(像外星人ET),二是他随身携带美国文化人膜拜的《大西洋月刊》(他这个姿势被很多媒体圈的朋友诟病为装逼)。


《大西洋月刊》是美国最受尊敬的杂志之一,一本有关文学、政治、科学与艺术的杂志,它的发行量达到了47万份,每期有120万人在阅读,是“美国国家杂志奖”无法错漏的名字。第一期出版于1857年11月。《大西洋月刊》坚持无党派、无偏见原则,对于任何事物采取一种超然、充满智力性、幽默的、有艺术感的态度,它拒绝将自己置于任何派系中。


我当时心里就“哇”了一下,这人真用功啊,虽然我在美国留学过,都我还真没那么上进,去啃《大西洋月刊》。


我一度很喜欢看他的文章,特别是在《FT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的《中国纪事》专栏,每篇都看。


一面之缘以后再也没见过许知远,有趣的是我有三个女朋友都曾经跟他谈过恋爱(不同时期),她们都是媒体人,都是俞飞鸿级别的美女。我打趣他们的组合是“美女和ET”。


许知远还有过一段跨海峡的姐弟恋,台湾著名女星高金素梅(后为台湾立法委员)。许老师在文艺女青年中的魅力可见一斑。


许知远曾在他新书的谢词中表示:


“倘若不是素梅,我定难以对台湾社会产生更深层的情绪,难以忘记与她、Michael、季敏、琼姿共同度过的美妙夜晚。”


高金素梅最为我们熟知的代表作有:琼瑶剧《婉君》里的丫鬟嫣红(图左),李安导演的《喜宴》里的女主角顾葳葳(图右)。


有些女人对男人的性冲动来自于他的跑车,有些女人对男人的性冲动来自于《大西洋月刊》。我觉得有不同爱好的女人特别好,即使貌如ET身边也美女如云。


可是,无论是出门开跑车的男人、还是随身携带《大西洋月刊》的男人,喜欢的都是俞飞鸿级别或以上的美女,男人对女人的爱好非常一致。


值得一提的是,金素梅(上图1、2)的长相在某些角度和俞老师(下图3、4)是极像的,大概,许知远对这一类型的美女格外感兴趣。



96年我从美国回到上海,经常跟海归们开home party。有个女朋友是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的,某次在她家party,见到了俞飞鸿,她是北电表演系的,她们在合作一个很文艺的小电影。她沉默少语,我一句话也没跟她说过,只记得她娇小玲珑,忽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 


我认真看了许知远跟俞飞鸿的视频,觉得这场“事故”的原因是许见到了女神不能把持犯了花痴,忘记了主持人应有的端庄;而一个长相如ET的男人对着一个美女犯花痴,被高清电视一放大,那就只能是猥琐了,换了赵文瑄做同样的事,那就叫迷人。



许知远采访罗振宇那集,最后罗说了一句“让许知远去采访美女吧”。许问罗“你喜欢什么样的美女”,罗说“穿衣服的美女都归你”。还好节目到此结束了,再说下去恐怕罗振宇也要被diss了。



Diss许知远的微信贴里说:


许知远跟同为男性的马东探讨家国天下、社会和理想,到了俞飞鸿那里却只剩下了性、情爱和潜规则。完整版6个小时左右的采访里,他一遍遍地变着法儿又略带骄傲地问:


你有男朋友吗?


这样的男人你喜欢吗?


就没有想过要依靠男人吗?


真的没有想过吗?

 

我看了视频,确实如此。


许知远采访马东罗振宇,是采访叫马东罗振宇的成功文化商人,一句都没问过他们的私生活;而他采访俞飞鸿,用罗振宇的话来说只是去“采访一个美女”,假公济私享受一下跟美女喝茶的美好时光。



许知远做的最不堪的,最被diss的就是拉着俞飞鸿看《喜福会》,电影中有一段是俞飞鸿历经初夜之时、镜头里也有“破瓜”的隐喻。

 

“观看这一段的时候,许知远非常玩味地咂摸着,暗戳戳喜滋滋地偷看俞飞鸿的表情“,diss许的文章如是说。确实,配上一张老男人的丑脸,猥琐两字是怎么都逃不掉的。




如果你想陷害一个公知男,就让他上电视谈女人,谈一个人设崩塌一个,神准!——这是我总结出来的。

 

请看以下这几年颇有知名度的名男人们在谈论女人时让我们目瞪口呆的言论,它们会让你感觉:天哪,我们优秀的中国男人都仍然生活在中世纪么:


不久前,冯小刚发的微博又引起了热议,大意很简单:男人干了坏事之后,女人不能查。你装糊涂,日子能过。但你如果较真,就等于自断生路。女人要识大体,维护家庭安定团结是最重要的。

 

他这么说是有根据的,他跟妻子徐帆就是这样的“模范”夫妻。


还记得当年《南都娱乐周刊》追击冯小刚和女主持人沈星出轨,徐帆公开为丈夫辩护说“还好我们家是男的,不吃亏”。如此贤德的大婆言论真的是令人敬仰,跟成龙的大婆林凤娇有的一拼。不过,人家夫妻确实是珠联璧合该挣的钱该出的名全有了。

 

冯小刚对女人的蔑视,现实生活中和电影里一毛一样。他在《老炮》里跟儿子谈及许晴扮演的老相好,一句“女人……”真是神来之笔。



模范夫妻,有钱一起挣。徐老师是识大体的楷模。


电影界还有一个蔑视女人的大咖,姜文。还好他不喜欢公开在媒体上谈女人,否则他在圈子里流传的那些关于女人的言论,远比许知远、冯小刚有震撼力。


还有更不爱说话的“葫芦娃爸爸”张艺谋,他用实际行动彰显他完美地传承了中国上下五千年传统的男女观婚姻观。



今年上半年,GQ杂志中文版公众号推送了一篇名为《一桌没有姑娘的饭局,还能叫吃饭吗》的文章,一个自称为美食家文化人的男人写的。把无耻下流当风流倜傥,物化女性,激起了全体女性的愤慨,我也写了篇骂文《你把姑娘当饭局配菜,姑娘笑你钱少人丑老二软》(戳蓝字阅读)。



作为一个经常上电视和登台演讲的心理咨询师,我经常有机会参加公知文人的饭局。


某次饭局,一个67岁单身公知说他追求一个34岁女人,对方拒绝了他,理由是年龄差距太大。他恼羞成怒说,“我还没嫌她老生不出娃呢!”他发誓要娶一个24岁的,生个儿子出来给那个拒绝他的女人看看,不过一定要先生出儿子来,然后才能结婚。


这个老男人有口臭,手背上有老人斑,跟他一桌吃饭都不是愉快的事情。不过,有张艺谋杨振宁的榜样在先,他凭什么不可以呢,他真的很有名。



去年被群殴的还有个公知五岳散人,因为他在微博上写文说“我们这种有经济基础有阅历的老男人,没有睡不到的普通漂亮女人”,犯了众怒。女人骂,男人也骂。我喜欢的六神磊磊、王五四都专门在百忙之中写文骂他,多高的荣誉啊。


几年前我跟他在北京他开的餐馆里吃过一次饭,当时也没什么反感,中年老男人,就是喜欢吹呗。可是看到他写的那些话,就觉得恶心了,也不照照自己的模样——油腻腻的肥头大脸,上海人叫“肉隔气”。



2015年1月文化大咖周国平在微博上谈女人的一番言论,把他拉下了神坛。他说:


“一个女人才华再高、成就再大,倘若她不肯或不会做一个温柔的情人、体贴的妻子、慈爱的母亲,她给我的美感就要大打折扣。” 


以前有句话叫“男人要看王晓波,女人要看周国平”,周的人设崩塌后,这句话被说成是侮辱了王晓波,也侮辱了全体女性。

 


1969年出生的高晓松,曾经长时间在媒体上显摆他的造妻理论:


“她跟我一起的时候还很年轻(19岁),还没进入社会,所以她基本的世界观都是我塑造的。相比之下,找一个年纪比较大的,被周围的人塑造出来的你再去改的妻子,多累啊,容易产生分歧。我老婆对这个世界的看法,看什么电影,听什么音乐,都受我的影响,所以我们大部分的想法都很一致,我觉得很幸福。”


结果,他的“萝莉养成计划”宣告失败,以离婚告终。



韩寒,80后公知里的直男癌代表。他在媒体上自曝爱情观:


“你在外面给你的女朋友戴的绿帽子,她都最好安静地不要说话。”


事实上,他的绯闻女友不少,而他的妻子确实非常安静,识大体。



为什么中国的男公知一谈论女人就会人设崩塌呢?


无外乎以下几点:


第一:中国的性别认可没有得到法律确认


我在美国呆了四年,这个国家有明确的法令规范什么叫歧视性的言论和举动。出门讲话,特别是上电视或在其他媒体上发言,要特别小心,一不留神就可能被控告“种族歧视”“性别歧视”,惹上官司。


▲今年的美国大选投票日前一个月,美国媒体曝光了一段特朗普多年前对女性频繁使用侮辱性字眼的录音(在录音中特朗普描述了自己试图勾引一名已婚女性的失败经历,还表示作为一个明星,可以对女性为所欲为,言语中以自己能对女性动手动脚引以为傲),特朗普由此受到来自民主和共和两党以及美国民权团体的广泛批评,不得不发表声明公开道歉。


世上从来没有从天而降的尊重和平等,都是流血流汗斗争来的,形成了法律,经年累月对国民长期的教化,才形成了我们看到的素质、礼貌、教养,和平权思想。


而中国女人虽然在这些年为中国的经济建设做出了卓越不凡的贡献,但对于自己应该得到的性别地位没有认识,也没有意识自己的权益是要去争取的,这种情况在慢慢的改善,而且当然,九零后的女孩会不一样。


第二:性别教育没有普及


反观我们公知男们的言论,上帝饶恕,他们是真的真的不知道在媒体上如是说是性别歧视,是丢人现眼,是不尊重女性,甚至是冒犯了女性。

 

去年三八妇女节,我应邀参加一个男女平等的论坛,跟我一起演讲的有六六,我的朋友媒体人黄佟佟等,还有两个男人,一个是经常在媒体抛头露面的上海公知,一个是整容医生。


上海公知五六十岁,跟我相熟,于是很放松地跟我评论起几位演讲女嘉宾的姿色,他深深地为她们遗憾。其实也包括我,我也是个奔五的不美的老女人呀。其实,他的颜值和穿着更加不堪,只是我要维持一点场面上的客气,不好意思直接让他照照镜子。

 

整容医生就更酷了,非常热心地用他的专业知识指点我全身上下都不标准,都需要整一整。我强压怒气告诉他“我是一个心理咨询师,不靠脸吃饭,我的颜值够用了”,他还是说我固执,他是为我好。


一个年纪跟我一样奔五的老男人,啤酒肚,颜值中下,就不允许跟他同龄的我不美!!他一点都不知道他冒犯了我。唉,一个有头有脸的医生,对待女人就这水平……唉~


 中国文人的美梦,红袖添香夜读书。今天的公知男们的言论也无非是这种男女观的变体。


从80后到50后,中国公知男畅谈家国天下、社会理想时无不慷慨激昂,光彩照人。可是,只要一谈女人,一谈到婚姻家庭,一个个人设崩塌,要么鄙俗不堪,要么还沉醉在辜鸿铭一个茶壶配四个茶碗的美梦里。


这也难怪,中国男人,从民工到公知,他们从小长到大,受过的两性教育简单如下:



  • 男人不能打女人。


  • 书中自有黄金屋和颜如玉。先立业后成家。


  • 男人养家天经地义,男人不能被女人养。


  • 对家庭负责就是赚钱养家,其他不用管,做家务有损男人尊严和阳刚之气。(如今男女同工同酬,夫妻赚钱一样多,甚至妻子更多。不管,反正沿用祖例。)


  • 糟糠之妻不可弃,对老婆好就是不离婚,死后埋在一起。至于过程中有多少个外遇小三没关系。(这条现在也不被遵守了,常有小三上位,不过很多男人认为不值,傻。)


  • 私生子不怕多,认祖归宗就好。



在一个数千年都重男轻女的亚洲国家,没有受过完整的性别教育的男人当然没有现代的女性观,哪怕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男公知们。


只能说中国男人的进化还有待时日,真正能够平待对待女性的男人们可能在下一代,或者再下一代出现,而且需要我们这个时代的女性不懈的努力,只有女人一直发声,男人才能平视我们,至少,我们可以让下一代女性活得更好一些。


至于现在,很不幸,这一代中国男人们恐怕是很难改了,就算改,骨子里的东西也改不了,只能说,中国女人凑合着用吧,宁缺毋滥硬气的女人,你就继续单着。

 

马东谈女人,会好一点吗?


算了,还是别冒那个险了,给我们女性观众留一点念想吧。



本文转自:麻辣情医吴迪文化传播

著名心理咨询师,两性关系专家麻辣情医吴迪,如果你也喜欢她的文章,欢迎扫二维码关注。



本文已获原作者授权转载,文字原创,配图来源于网络


首页 - 蓝小姐和黄小姐 的更多文章: